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一府两院

八岁男童工地玩耍致残获赔偿

时间:2016/6/29 15:48:23|点击数:

 

 
 
八岁男童到本村在建的一层楼房顶玩耍时不慎掉落,导致四级伤残,悲痛之余,男童父母将施工方和房主告上法院。近日,云南省金平县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罗万福、曾正超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李某某128199.77元。
2015年1月19日,被告罗万福与被告曾正超签订一建房合同,将其位于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勐桥乡勐坪村委会冲子寨村的新房屋建房工程以包工包料的方式发包给被告曾正超施工建设,房屋楼层总高度为三层楼(第三层楼有三间房屋)。在被告曾正超建设施工过程中(即浇灌好第一层楼房顶后),原告李某某(2008年10月24日生)于2015年4月21日到被告曾正超在建的第一层楼房顶上玩时从该房顶上掉落。当日,原告李某某被送往红河州第一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住院27日),经该院诊断:李某某右额颞枕顶叶及右侧小脑半球脑挫裂伤;失血性休克;贫血并低蛋白血症;弥漫必轴索损伤;外伤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双肺挫伤并感染;右侧脑脊耳漏;枕骨右侧、右侧乳突、额骨右侧、右侧眼眶顶壁、右前颅底多发骨折;全身多处皮肤软组织挫裂伤。原告李某某于2015年5月18日出院。之后,原告李某某先后被送至昆明市儿童医院(住院治疗21日即2015年5月18日至2015年6月8日)、开远福康医院(住院治疗12日即2015年7月13至2015年7月25日)住院治疗。2015年9月25日,经云南天禹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李某某伤残等级为四级伤残;李某某护理依赖程度评定为部分护理依赖。被告罗万福所建盖的新房位于勐桥乡勐坪村委会冲子寨路边,该新房未在被告罗万福原宅基地上施工建盖,被告罗万福在建盖房屋前未申请并办理农村宅基地使用权证。被告曾正超未取得相应施工建设资质证书。被告曾正超在施工(在建盖被告罗万福新房屋)过程中,在施工地点未采取维护安全、防范危险等措施。
法院经审理认为,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十一条第二款:“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民事活动。”、第十六条第一款:“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第十八条:“监护人应当履行监护职责,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及其他合法权益,除为被监护人的利益外,不得处理被监护人的财产。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者侵害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责任”。原告李某某系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李正强、邓大妹作为原告李明华的监护人,对被监护人李某某未履行监护职责(在庭审中,原告法定代理人明确表示,其住房离被告罗万福在建房屋约100米,事发当天其在家里杀鸡煮饭,并不知道李明华到被告罗万福家房顶上玩,李某某从被告罗万福家房顶上掉落时其不在场,李某某是他人抱回来)系导致李某某到被告罗万福家新房楼顶玩并从该房顶上掉落的主要因素。故原告李明华的监护人应对该事故承担主要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法》第十四条:“从事建筑活动的专业技术人员,应当依法取得相应的执业资格证书,并在执业资格证书许可的范围内从事建筑活动。”、第三十九条:“建筑施工企业应当在施工现场采取维护安全、防范危险、预防火灾等措施;有条件的,应当对施工现场实行封闭管理。”,《最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村庄和集镇规划建设管理条例》第二十条“在村庄、集镇规划区内,建筑跨度、跨径或者高度超出规定范围内的乡(镇)村企业、乡(镇)村公共设施和公益事业的建筑工程,以及二层(含二层)以上的住宅,必须由取得相应的设计资质证书的单位进行设计,或者选用通用设计、标准设计。”、建设部《关于加强村镇建设工工程质量安全管理的若干意见》第三条第(二)项:“对于建制镇、集镇规划区内建设工程投资额30万元以下且建筑面积300平方米以下的市政基础设施、生产性建设,居民自建两层(含两层)以下住宅和村庄建设规划范围内的农民自建两层(不含两层)以上住宅的建设活动(以下简称限额以下工程)由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结合本地区的实际,依据本意见“五”明确的对限额以下工程的指导原则制定相应的管理办法”。被告曾正超在未取得相应建设施工资质证书情况下,承包被告罗万福位于勐桥乡勐坪村委会冲子寨村路边的新房屋(三层)施工建设,而在建设施工过程中,被告曾正超在施工现场未采取维护安全、防范危险等措施,也未对施工现场实行封闭管理(该新房屋位于冲子寨路边)。故对原告李某某掉落造成的损失,被告曾正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李某某的经济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罗万福作为三层楼房屋的房主,应当将建房工程发包给具备相应建筑施工等级资质且符合法定施工安全条件的施工组织,而被告罗万福在未核实被告曾正超是否具备相关建房资质条件的情况下,则将其三层楼新房发包给被告曾正超建设施工,作为定作人的被告罗万福在对承揽人曾正超选任上存在过错,故被告罗万福对原告李某某掉落造成的伤情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李某某的经济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罗万福、被告曾正超存在过错,应各自对其自身过错承担相应责任。综上,本院确定原告自行承担70%的责任,被告罗万福、曾正超对原告李某某的经济损失承担30%的赔偿责任。二、原告李某某因从被告罗万福在建房二楼跌落产生的损失有:医疗费90048.58元;伤残赔偿金104384.00元(7456元×20年×70%);鉴定费1300.00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6000.00元(60天×100元/天);住院期间护理费4200.00元(60天×70元/天);后期护理费本院酌情以每天40元计算即204400.00元(20年×40元/天×70%);交通费酌情支持2000.00元;精神抚慰金酌情支持15000.00元,共计人民币427332.58元。故被告曾正超、罗万福连带赔偿原告李明华128199.77元(427332.58元×30%)。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三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百零三条之规定作出上述判决。
法官呼吁家长对自己的孩子要尽到安全教育与监护管理责任,,同时也希望建筑工地在施工时加强防范措施,消除各类隐患。(撰稿人:段永明)               
 

本文来源:金平人大网 作者:段永明

 

  • >>返回首页